第壹批新品體驗官:極米才不是什麽投影儀—“有溫度的好設計值得被珍藏”

我們始終堅信,技術上的變革,不是堆砌參數,而是對用戶體驗的不斷探索;設計上的創新,不是炫技,而是讓産品更有溫度。極米,不單是壹台投影,更像是夥伴、家人,我們不僅要追求産品上的顛覆,更希望通過光影改變生活。

今天有三位朋友和我們壹起分享他們有關極米的光影故事。

“有溫度的好設計值得被珍藏”

极米设计鉴赏官
北京今日美术馆馆长
高鹏

藝術其實無所謂懂與不懂,只有喜不喜歡,我並不認爲藝術是孤高或不被大衆所理解的。作爲今日美術館館長,我們壹直堅持“溫度、能量、態度”的辦館理念,希望可以讓藝術走向大衆。就像産品設計,壹個有溫度的好設計其實就蘊含著藝術,比如極光RS Pro。

初次與“極米”結緣是壹次很偶然的機會,朋友來家裏做客,提了壹個讓我覺得很大膽的建議:將客廳裏已經落灰的電視替換成投影。當時我腦海裏便浮現出壹個工業塑料的大機身,懸挂在客廳的天花板,客廳就像壹個裝修華麗的“會議室”,這就是我之前對投影機的全部印象了。

如果說以前的投影機是滿足功能性需求的工具,那麽極光RS Pro就是壹款具有溫度和藝術感的家居産品。將幾何之美發揮到了極致的極光RS Pro,初次看到時,我完全無法將它和固有印象裏的投影聯系起來。極光RS Pro對投影的進風口、出風口、對焦傳感器、鏡頭,甚至是電源暗線都進行了重新的設計,盡可能的讓每個元件都不會幹擾到它的整體美感。電動鏡頭保護蓋與音響蒙布勾畫出壹條柔和曲線,伴隨著每次開關機安靜地滑動,妳能體會到科技與藝術的完美融合。當鏡頭緩緩露出,點亮100英寸4K大屏時,仿佛也點亮了心中的喜悅,這是以往包括電視在內的所有家電都沒有給我帶來的感覺。

今日美術館是中國第壹家民營非企業公益性美術館,我們對于未來壹直是保持學習和包容的態度。RS Pro不但改變了我對投影的看法,也讓我對于藝術的展現形式有了更多的思考,我們展館的“未來館”,就是由實體展覽、虛擬展覽以及AR展覽三部分組成,顯示與虛擬的多元融合,可以讓藝術的形式更加豐富,希望未來有越來越多的像極米這樣有創造力的公司出現,給我們的未來帶來更多的可能性。

*知名星空攝影師 葉梓頤 在今日美術館的攝影展

“用藝術的眼光去發現理性之美”

極米技術探索官
《流浪地球》實體特效團隊主理人
崔柁松

我的工作室主要是做實體特效的,大家可能對實體特效這個詞比較陌生,其實在影視劇中,爲了把那些超越現實的視覺效果呈現出來,除了會運用到大家熟知的CG特效,還會需要壹些特殊道具、微縮景觀、機械仿生道具等等。我們工作室就主要做特殊道具,比如《流浪地球》當中出現的槍械以及吳京老師等演員身穿的宇航服,都是出自我們工作室。

由于這份工作的的特殊性,我們的思維裏總是感性伴著理性。既要有藝術審美的眼光,也能發現事物運作的本質。大家還記得《流浪地球》裏打穿上海大廈玻璃的加特林槍嗎?它的外形不僅要符合美術設定,又要符合槍械特征。同時我們還做了調節射速的功能,槍口火光還有明暗的變化。

我本人、以及我們團隊有很強的工業設計背景,另壹方面由于職業的原因,我們對待生活中出現的産品、物品的要求更加苛刻。而當我收到極米H3時,第壹反應是有點出乎意外,不同于印象中的投影,它顯得更加精致和生活化。出于職業習慣,對于任何的新鮮事物我總會細致觀察和上手把玩,H3向我傳遞出清晰的信息,那是産品背後對于每壹處材質、每壹根線條、每壹個細節的用心付出。

我們的工作就是給大家呈現更清晰、更豐富、更完美的視覺體驗,所以我們對投影的色彩表現、亮度、分辨率等要素更加敏感。我們工作室有壹面很大的白牆,正好可以用來投影,而H3在畫質表現上很符合我們的需求,無論是色彩的還原還是細節的展現都做得很到位。令我最驚喜的是它對于用戶簡化操作的探索。我不是壹個喜歡閱讀說明書的人,我喜歡壹邊使用産品,壹邊了解産品。在投影過程中,我無意觸碰到了機身,投影的畫面因此變了形,本想著恢複正對牆面的位置,但我還沒動手,畫面就自動調節方正了。當時的感受很驚喜,對産品的好感度瞬間提升了不少。

“儀式感是壹件很重要的事情”

極米光影幸福官
夢田寶貝&夢田創意創始人
姜舒揚

我是壹個對儀式感有很深執念的人,無論是工作還是生活都壹樣。2013年我給女兒“小夏天”准備了壹份特殊的禮物,爲她舉辦了壹場名爲“密夏”的生日派對,也算是我的開山之作。派對結束後,我的幾個朋友把派對照片傳到朋友圈和微博,沒想到寶媽寶爸特有共鳴,陸陸續續來了很多人找我說也想給自己孩子舉辦生日宴,後來找我的人越來越多,我就幹脆專門成立了壹個公司叫夢田寶貝。

2019年初,我受邀操刀了壹位三歲孩子的生日宴,頭天晚上淩晨壹切准備就緒,孩子爸爸偷偷找到我,提出要給孩子和媽媽壹個驚喜,他自己剪輯了壹段家庭短片,記錄了從壹個人到兩個人再到壹家人的幸福變遷,想在現場播放。

可就是這樣壹個浪漫的舉動,卻讓我和團隊很發愁,因爲是臨時增加的環節,派對現場並沒有准備用來播放視頻的LED大屏,僅有壹台30英寸的電視機,幾十號人都擠在這樣壹台小電視前,怎麽還浪漫得起來呢?于是,大半夜我和同事開始到處找LED大屏,把認識的搭建公司、演藝公司都打擾了壹遍,但都不太合適。恰好我有壹個朋友是極米的,看到我在朋友圈求救就說可以借我壹台投影試試。實話說我壹開始覺得這事挺不靠譜的,畢竟投影也很麻煩,但朋友說他們這個投影不需要幕布、不用走線,和MAC連接同壹個WIFI直接就可以投屏播放視頻,就趕忙去她家拿。

第二天上午,派對准時開場,我設計了壹個的環節,孩子在吹蠟燭的時候,全場燈光跟著壹起熄滅,然後壹束光從黑暗中穿過,爸爸的驚喜短片上映。我完全沒想到投影的效果居然這麽好,而且比LED大屏更溫馨,也更有氣氛,很多嘉賓都哭了,整個生日宴有了壹個完美的開場。

經過這件事,我對投影有了全新的認識。後面機緣巧合下我早早體驗到了極米Z8X,第壹次和極米相遇是因爲壹個美好的意外,但現在極米已經成了家裏必不可少的壹份子,用它和女兒壹起看動畫片、學英語、聽歌,不就是我壹直在找的儀式感麽?另外,我特別喜歡極米Z8X的畫廊模式,燈光熄滅,壹束光從Z8X投射在白牆上,牆面上浮現出孩子成長的點滴,通過這樣既特別又有儀式感的方式去回顧生活的美好。

“儀式感是壹件很重要的事情,也許原本單調普通單位事情,因爲有儀式感,妳才記得那天的陽光和白雲,那天的笑容和眼中的光芒”姜舒楊這樣告訴我們。

特價
特價
特價